當地時間1月28日晚,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年度國情咨文,對亞太地區做了極為簡單而謹慎的概括,令外界再度審視奧巴馬的亞太戰略是否發生了新變化。
  “轉向亞洲”(PivottoAsia)戰略曾被視為是奧巴馬政府重要外交決策之一,奧巴馬高級幕僚在最近幾年的講話中時常直接提及,奧巴馬在2011年和2012年的國情咨文中也曾間接觸及。中國、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等亞太國家均很關註。
  然而,“PivottoAsia”這個在外交圈盛極一時的英文詞組到了2014年卻開始陷入沉寂。分析人士認為,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奧巴馬政府迫切需要對亞太地區作出符合美國利益的戰略調整或修正。
  正如外界預期,奧巴馬當晚將國情咨文的外交政策部分重點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問題、敘利亞局勢、伊朗問題和巴以和談等方面,談到亞太政策時已接近整個國情咨文的收尾。奧巴馬為突出美國在風災救援中的作用才提到了菲律賓,中國是在之前談到美國經濟作類比時簡單提到兩次,至於日本、韓國等亞太主要國家則未提及。
  奧巴馬在簡短的亞太政策陳述中重申會繼續“專註亞太地區”,繼續支持美國的盟邦、塑造“更安全與繁榮的未來”,並參與區內的救災工作。他仍沒有直接提及“PivottoAsia”。
  美國外交政策專家、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希斯坦諾維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轉向亞洲”之所以處於頹勢,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國發現難以聚集亞太區內盟邦的力量,這和其原先設計的構想大相徑庭。
  希斯坦諾維奇對記者說,“轉向亞洲”剛被提出時,一切似乎很美妙,看上去好像不用動用很多資源,而且區內不少國家也似乎都與美國關係不錯,但現在美國發現“轉向亞洲”是有挑戰性的,讓區內盟國彼此之間化解分歧更是頭疼不已。美國不得不考慮“轉向亞洲”要付出的代價。
  在希斯坦諾維奇看來,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調處日本和韓國的關係,這兩個國家都被視為美國盟邦。目前日韓關係緊張,特別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激起了韓國和中國等亞太國家的憤慨。
  安倍執意參拜,在美國看來是“添亂”的行為,激化了地區局勢,於美國利益不利。
  希斯坦諾維奇還提到,當前美國所專註的焦點問題如敘利亞、伊朗等集中於中東地區,幾乎與亞太“絕緣”,也令“轉向亞洲”戰略不受更多關註。
  奧巴馬未來的亞太政策中,將會如何看待中國呢?談到今後的中美關係時,希斯坦諾維奇持謹慎樂觀的態度。他認為隨著中美兩國經濟的互相依存度越來越高,兩國都難以承受關係惡化帶來的負面影響。美國候任駐華大使鮑卡斯28日在其提名聽證會上,也強調了中美經貿關係的重要性。穩定的中美關係是中美雙方共同努力所取得的,無法證明奧巴馬政府亞太政策的成功。
  奧巴馬政府最近接連安排多名高官對亞太國家特別是中韓等國穿梭訪問,顯示美方對此地區的重視。但美國想僅憑“穿梭外交”就贏得在亞太的戰略主動權似乎是不可能的。
  奧巴馬政府的亞太政策癥結事實上在於,美國當前對日本依然“投鼠忌器”深有顧忌,不願完全站在中韓等代表國際社會公義的國家一邊敦促日本正視歷史問題,又難以調處亞太主要國家關係。如坐視矛盾激化而不追究矛盾的始作俑者日本,美國的亞太外交就快要走到死衚衕,“轉向亞洲”戰略難以為繼也是勢所必然。  (原標題:進退失據?)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uwdssytp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